鑫荟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

鑫荟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

水母网3月14日讯(YMG记者刘军摄影报道)“工匠精神”,对很多人来说这个词有些遥远和陌生,但3月5日它出现在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此隆重,显示中国社会对它的极度需求。前天,偶得一篇《160年前,清朝时期烟台的形势图》,看

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

水母网3月14日讯(YMG记者刘军摄影报道)“工匠精神”,对很多人来说这个词有些遥远和陌生,但3月5日它出现在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如此隆重,显示中国社会对它的极度需求。

前天,偶得一篇《160年前,清朝时期烟台的形势图》,看到了当时的烟台手绘地图,也有许多老照片。那时候的烟台真小,小到一张地图上只有13个地名。

现在的烟台,地名多到数都数不清,160年前的那些地名也都还在。烟台,是一代代烟台人建成的,包括那些名称。这叫传承。

此前,记者曾与鑫荟金行的董事长孙世通有过一番激辩,“总理提到的工匠精神,应传承还是重建?”我的观点是,当传统遭遇强烈断层,不容易继承。他的反应很激烈,列举了诸多事例,是想告诉我,“我们的社会起步太快,是时候躬身前行了”。他说的躬身,是指不苟、精细和坚持。

随后,他拿出了两本书,一本是《招远县志》,另一本是《招远明清历史人物》,看了书中百年前对王元祥的记载,我说,首期“烟台匠人”就写你家。

百年前喊出的“高工高料”

在烟台的老字号中,“鑫荟金行”属一号。创始人就叫王永全,将“鑫荟”名气做响的,名叫王元祥。

现今的鑫荟金行大掌柜孙世通,是王元祥的内侄孙。他们都是招远小诸流村人。

王元祥是1930年入职“鑫荟”商号的,当时才16岁,从招远投奔叔父王永全。年少的王元祥有文化,善交际,办事稳妥,讲信用。6年后,二十刚出头的毛头小伙,就接掌鑫荟商号,拥有鑫荟典当行、鑫荟钱庄两大商行。本山叔说,水有源,树有根。无论古今,细察一家旺铺,总能找到不寻常之处。

鑫荟商号当时所在的沈阳,俄、日移民众多。王元祥苦读日、俄文,以便与他们沟通。(这就像现在烟台一家大酒店,服务员至少要会韩、日问候语一样,意在让客人进店像进家。)之后,由于当时时局混乱,为便于管理、确保资产安全,王元祥舍弃了钱庄和典当生意,开了一家名为“鑫荟银楼”的商行,专营黄金珠宝。他的银楼经营的珠宝首饰花色多,款式时髦。很快在沈阳众多银楼金铺中出类拔萃,成为和当时名店“萃华金店”并驾齐驱的大银楼。同时,鑫荟银楼自己也加工制作珠宝首饰,在店前竖起了“高工高料”金字招牌,吸引了一大批当时的达官显贵。

王元祥待人和气,加上通晓三国语言,很快就名振沈阳,成为当地的商界巨贾。

之后,由于局势动荡,全国抗日救国运动高涨,王元祥决定把鑫荟银楼迁至北平。途中遭劫,金银细软悉数被抢,仅剩一床缝了钱的被子。

王元祥是闲不住的商人,他用被子里的钱,在北平大栅栏开了一间丝绸店,维持着家里开销。凭借商业头脑和为人做事风格,这家丝绸店很快生意兴隆。在这期间,他常把一些布料运到解放区,遭遇牢狱之灾。1949年北平解放后,解放军把他从监狱里解救了出来。此后,王元祥加入了解放军。

由于他通晓俄、日语,被调进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俄语和日语。之后,王元祥又被调到南京华东工学院工作,直至退休。

王元祥的履历丰厚,但在史书上的主要标签,仍是“鑫荟”和“高工高料”。

26年前“鑫荟”名号重现

鑫荟商号重现,是在1990年。

彼时,孙世通开始接掌这一名号。在南大街开了家金行,取名为“鑫荟金行”。银楼成金行,契合的是元素周期表中元素的现世价值,不变的是“高工高料”、“精细服务”。

王元祥创下的这八个字,孙世通将之印在包装盒上。“这就是传承。”孙世通说,就像每天出门必照镜子一样,以镜为鉴,以正衣冠。

孙世通“传承”得很彻底。

鑫荟金行重现之时,烟台就有不少珠宝首饰店,孙世通发力的点就在那八个字———货好、服务好。服务,包括自己的亲力亲为,这与待人和气的王元祥一样,很快就攒下了人气。货好,就是精挑细选,精工细作,摆出的商品让人没有顾虑。

不久前,当李克强总理提及“工匠精神”之时,孙世通难掩激动,令在场的朋友一脸错愕。他说:“总理的话,打中了我的心。尤其是‘开展个性化定制、柔性化生产,坚持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仿佛就是为鑫荟金行说的,原来一直秉执的老辈理念,现在得到了国家认同。”

建店容易,守店难。难在面对诱惑,始终坚守信念。

从目前看,孙世通的坚守是对的。现在他有十多家门店,去年各家都在收缩门店之时,他在开发区和牟平区又各开了一家店。

扩张的底气在哪?他说,就是永不过时的“高工高料”、“精细服务”。

鑫荟之高,在于对细节的通达

王元祥当年为什么舍弃钱庄,独守银楼?孙世通说,就是一个“细”字。

这个细,是对世道的通达。他进一步解释说,古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当时世道已乱,保值增值是当初人的首选。保值的不是钱币,而是金银翠玉。王元祥对时局的通达,让他选择了银楼而非钱庄。

现如今,要想金行各门店持续走旺,通达的是对顾客的心理把握。

记得有媒体人讲了一个细节,“鑫荟金行每家店从门口到柜台,都是五步,柜台与柜台间距都一样大。”这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孙世通说,这是设计。大学时他的专业是系统管理,对细节的设计细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五步,是顾客进店到柜台的最佳心理距离。再多,显得空旷;再少,显得窘促。柜台间的距离,正好是1.28米,即两位顾客背向看货,中间还能走一个人”。“一度,咱的市场叫‘稀缺市场’,东西放在柜台上就能卖。现在,已从‘供应需求’到了‘体验性消费’的时代,产品要漂亮、精致,环境也要漂亮、精致。”孙世通说。

在周围人看来,孙世通是典型的工作狂,对细节抠得很细,包括着装。这种质素影响到了员工。掌柜如此,企业也相似。

□记者手记

写完此稿,脑中出现了这么个画面:百年前的鑫荟银楼,我进去了,看到王掌柜与他的伙计们,是不是也会像现如今我走进鑫荟金行一样如沐春风。我想,一定如此!否则,王掌柜是如何挂出“高工高料”,如何向伙计们传达“精细服务”的理念呢?

现在的鑫荟金行,已坐实了在烟台珠宝界的位置。十多家门店,分布在烟台各区,旗下拥有鑫荟珠宝、恒丽珠宝、戴比尔斯钻石、收藏壹号、云翠山庄、永恒印记等著名品牌。

鑫荟金行简介中有这么一段话:本公司一直把“契约精神”和“工匠精神”作为企业的核心文化,秉承“高工高料、精细服务”的经营理念,以复兴民族品牌,重振中华老字号为使命……”凝炼一句话容易,关键是如果没有长期的坚守,企业不可能焕发出生命力。一节柜台的长宽高都做得如此极致,这样的工匠之心,也许正是我们当下所缺少的。

试图解剖一家民企缘何兴盛,一篇稿还远远不够。今后,我们将再分几篇,进行“精细”疏理,力求“高工高料”地呈现这家企业的兴盛奥秘。

相关热词搜索:

鑫荟从总理的“匠心”看鑫荟的“独运”

相关阅读:

南通热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南通热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南通热线新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滚动新闻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

茶叶网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