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家仙吧头顶女人红内裤原来能看见这些东西

保家仙吧头顶女人红内裤原来能看见这些东西

之前提到过,在西直门摆摊儿的时候,遇到过好多有意思的事儿,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那儿。
那天天气不错,我一大早在地铁站晃荡了半天,后来在一个超市门口把摊子支好,就开始等

之前提到过,在西直门摆摊儿的时候,遇到过好多有意思的事儿,今天要讲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那儿。

那天天气不错,我一大早在地铁站晃荡了半天,后来在一个超市门口把摊子支好,就开始等客人,时间接近中午,也没来生意,我打算去超市下面的餐馆吃点儿东西,正收摊儿呢,从不远处走来一个年轻人。

头顶女人红内裤原来能看见这些东西

那人也就二十来岁,典型的杀马特造型,头发虽然不常,却染的五颜六色的,看着好像个杂毛鸡。那小伙从我身边走过,可没过多久又回未了,蹲在挂摊前面,突然问了我一个特奇怪的问题。

“算卦的,你能瞧出我身上有啥毛病不。”这小伙儿东北人,说起话来冲劲儿十足,一开始我把他当成了没事儿找乐儿的人,这种人挺常见的,东北人跟北京孩子居多,他们理所当然的把我当成靠坑蒙拐骗为生的人,时不时的会给你两句听着牙碜的话,起初我还会跟他们叨叨几句,到后来再遇到这种情况,索性装听不见。

按说只要你不理他,这种诚心找茬的会觉得很没趣儿,顶多小声诅咒几句,也就算了。而像我们这种吃开口饭的,向来秉承着“要想卖,脸儿朝外”的宗旨。当这种人是空气,当他说话时放屁。

没想到的是,眼前这小伙子,见我不搭理他,居然有点儿臭来劲。

“嗨,我说,问你话那嘿,你能不能瞧出我身上有啥毛病?”

我一听,心想今天是碰上气儿不顺,找打架的主儿了,在北京晃荡了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接触过不少,因此我也早不是那个在方庄,让人家堵在胡同里,打的连个屁都不敢放的豁子了。

想到这儿,我头都没抬,跟对面那下伙子说“你现在啥情况我说不好,不过你要是在跟我这儿嘚瑟,恐怕要倒霉啊。”说完我已经把手里的挂摊收拾的差不多了,立着的麻布招牌,已经被我装进了手提箱里。

正当准备离开时,那小伙子突然拦住我的去路。正当我运气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把我手抓住,问我是咋看出他要倒霉的。

他这一说我才发现。这小伙儿或许不是来找茬的,而是真碰上事儿了,那俩大黑眼眶一瞧就知道,最近运气差的要命,看来我刚才的一句没过脑子的气话,还真应验了,只是这小子不是要倒霉,而是已经倒了大霉了。

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小伙儿,其实如果不是打扮的太各色,五官相貌还是挺精神的。除了眼眶淤青,鼻梁山丘位置,还有条明显的黑线,看来这小子是撞鬼了。没想到呆了大半天,居然临了碰到个大活儿。我问他最近是不是碰到特别多的倒霉事儿,喝凉水都塞牙 我这么一问,那小伙儿赶 点点头,说这回总算碰着明白人了。我笑着跟他说,这会儿明白人有点儿饿了,他要是也没吃的话,可以跟我一块儿吃点儿东西,有什么事儿,咱们边吃边聊。

那小伙听完,赶紧打了个电话,应该是打给他妈的,说自己外边碰到个朋友,中午就不回去吃饭了。没想到看着这么另类的一个孩子,办事儿还挺周全。

我俩来到超市下面,在那儿有个号称美食城的地方,点了两个盖饭,而后边吃边聊。

这小伙名叫王磊,跟他母亲在附近开了个理发馆,因为东北人特有的热情,加上手艺确实不错,因此一直以来生意都很好。

这小伙看着有点儿彪,不过细聊下来感觉人还不错,挺实在的,而且命也挺惨的。他说自己长这么大,就没见过他爸,他妈应该是没结婚就有了他,后来据说他爸犯了事儿,是死是活二十来年了,也没个音讯。

他十六岁就出来闯了,因为他妈之前就是干美容美发的,所以把他送到南方学了几年,学成之后,娘俩在北京开了家自己的店,刚才提到过,店里生意一直不错,可就在不久前,突然出事儿了。

一个常在他家做头发的女的,有天晚上都挺晚的了,突然带了一帮人来到店里,而先是按着他妈一通儿臭骂,然后把店给砸了,王磊当时正在楼上睡觉,赶到楼下时,已经是一片狼藉了。年轻气盛的他,拿起个铁棍子,就要跟对方拼命。后来被他妈拦了下来。

他妈在外边这么多年,多少有点儿见识,虽说眼前这情况,搁谁都生气,不过还是笑脸儿相迎的,问那顾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好端端的为啥把店给砸了。

那女的看着比她还急,骂骂咧咧的把帽子摘下来,娘俩一看,当时傻了。那女的本来留着一头漂亮的披肩发,不久前刚做的护理。可现在头上却是大块儿大块儿的斑秃,大晚上的看着让人心里发毛。

王磊一看这情况,问那女的是不是得了什么毛病,怎么好端端的头发成了这样儿。

那女的因为还在气头儿上,大骂王磊放屁,说自己是在他们家做完护理,第二天一早就变成这样儿的,而且她已经去大医院查了,身体根本就没毛病,就是头发一下是去了营养,从末端开始干枯脱落,人家医生的意思,是头发中毒了。

她这近一年多,就没在别人家做过头发,所以这事儿一定是你家用的东西有问题。那女的越说越生气,抄起一把椅子,把墙上的大镜子砸了个稀巴烂。那是理发馆吃饭的家伙,王磊实在搂不住火,跟那女的打起来,结果对方人多势众,没几下就被对方踹倒在地上。

王磊妈赶紧打电话报了警,然后趴在儿子身上,为他挡了不少拳脚。

一群人被带进了派出所,简单了解了情况以后,那女的被拘了,然后还赔了王磊点医药费,至于那女的头发的事儿,派出所最后活了活稀泥,也就不了了之了。店里停业两天,简单的又装修了一下,砸烂的东西都换成了新的,正准备重新开张的时候,怪事儿又发生了。

这回找到他们的,是一对儿小夫妻,小孩儿刚满周岁,也是店里的熟客,王磊记得几天前自己刚给那小孩儿,剃了个小桃心儿。

当他看到那孩子的脑袋时,整个人都懵了,他发现那小孩儿竟然也跟之前砸店的那女的似的,脑袋上出现了斑秃的情况。不过孩子的父母要比那女的通情达理些,他们说带孩子做了个微量元素的检查,发现除了有些缺铁缺钙以外,并没其他问题,至于头发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儿,医院也没个说法。

他们找王磊,怀疑是不是因为他家用的洗发水儿之类的有问题,这事儿希望最后能有个说法,话虽然说得客气,但王磊娘俩听得出来,这小两口也觉得孩子头上的问题,出在他们店里。不过王磊记得清清楚楚,这孩子因为太小,用成人洗发水不安全,他特意去超市买的宝宝专用产品。因此就算是有问题,也不可能出在洗发水上。

送走了这一家三口,他跟他妈一合计,索性这店就先别开门儿了,之前那女的把店砸了,他们还没觉得有问题,可现在连那小孩儿都开始掉头了,这让娘俩心里多少有些打鼓。他们给长期送货的人打了个电话,对方得知这边儿的情况以后,赶紧派专人赶过来,把店里的洗发水儿取样之后,没过几天,给他们送来了几张检验报告,意思是产品质量没问题。

在这期间,又有位客人找上门儿,这回来的是个老北京,五十岁上下,照顾他家生意有些年头了,因此虽说是店家与顾客的关系,但平日里私人交情也不错,那人头发本来就不多,盯着一脑袋的斑秃进店,王磊娘俩都傻了。

他让王磊把头上剩的不多的头发都给剃了,因为彼此间比较熟悉,王磊家前些日子被砸的事儿,那人也有所耳闻。他跟王磊他们说,这事儿现在看着有点儿邪性,因为斑秃这种毛病,还叫鬼剃头,倒也不算是什么大毛病,不过接二连三的在他们店出现这种情况,他建议王磊他们找个懂行的人看看,保不准能发现问题。

王磊的妈据说年轻时也挺能玩儿的,在有王磊之前,做过一个孩子,自那之后开始信佛,别人家店里都摆财神,他家财位上却摆着一个大肚弥勒佛。因此他对鬼神的说法,还是很相信的。听那人提到鬼剃头,她也觉得有些紧张。

在遇到我之前,他们请了个东北的仙儿,不过效果不是很好,那仙儿在房子里捣鼓了半天,最终都没被仙家上体,后来那人解释说,仙儿在半路上被别的东西给拦住了,所以一时半会儿的赶不过来,希望他们能在找找其他人帮着看看,可以确定是的,店里有东西,而且还挺厉害。

王磊娘俩被这事儿搞到焦头烂额,正巧这时候在超市门口撞见我,依王磊的看法,像我这种常年在外摆摊算卦的人,应该没什么像样儿的本事,所以开始也没拿我当回事儿,不过没想到,我脸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最近走背字儿,因此一下就对我另眼相看了。

我心里一阵暗笑,心想这还真是无心插柳,不过这事儿确实挺邪性,而且连东北大仙儿都没辙,我也不敢夸下海口,于是跟他说,吃完饭我可以先过去看看,具体这事儿能不能办,还得看情况而定。

来到王磊家的理发馆,卷帘门还是挂着的,因为有几天没营业了,桌子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王磊上楼上,把他妈喊出来,说实话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他俩的关系,很难想象出这是娘俩,王磊的妈长得很年轻,而且保养的很好,看上去也就三十岁上下的样子。

我看到她的情况要比王磊严重的多,仔细观察不难发现,在她脸上有这一块块的清斑,这说明她被不干净的东西缠着,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于是我问她这近一年来,是不是总做些稀奇古怪的梦。

听我这么一问,王磊的妈显得很惊讶,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他这些日子确实总做梦,有时会梦到王磊的父亲,不过他的样子特别恐怖,身上手铐脚镣的,而且蓬头垢面的很狼狈。说自己在那边儿太孤单了,想让他过去陪着。

每当这时候,她都特害怕,有时候会被吓醒,有时候会看见佛爷突然站在她身后,只要佛爷一出现,王磊爸就会显得特别害怕,仓皇逃走。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多了。为了不让王磊担心,她也没提起过,不过没想到,被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问她最近梦到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她想了想跟我说,这事儿她也觉得有点儿奇怪,大概有半个月左右,突然梦不到王磊的父亲了,不过却总梦到那个佛爷,有时候这佛爷会坐在他身边儿念经,一念就是一宿。

有时候会远远的看着她,不过那眼神挺怪的,盯的他心里发毛。还有几次她梦到过自己跟佛爷一被窝睡觉。虽说这些梦跟梦到王磊的父亲那些相比,没那么恐怖,不过她第二天,总会觉得特别累。

她这么一说,让我觉得有点儿奇怪,起初我认为搞得这娘俩鸡犬不宁的,会是王磊的父亲,可现在平白无故的出了个佛爷,这让我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了,估计王磊的父亲应该是不久前被正法了,所以化成鬼魂儿,过来祸害这娘俩,可这佛爷也挺怪的,把鬼魂赶跑之后,自己干的事儿,比鬼魂儿还龌龊。

想到这儿,我问王磊妈,还记不记得那佛爷长成什么样儿。

她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弥勒佛像,说梦里出现的佛爷,就跟桌上摆的这个一模一样,个头很大,走起路来脚尖着地,速度很快。

我看了看那尊佛像,很普通胎质也不好,应该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我问她这佛爷是从哪请的,是否开过光。

她摇摇头,说这尊佛像是店里开业之后,从附近的一个佛具店买的,一共也没花几个钱,至于开光,更是谈不到的,不过他信佛有十好几年了,深知佛在心中不在庙堂的道理,所以虽然这佛像不值钱,但初一十五的上香供奉还是不少的。

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多少有点儿眉目了。 问题很可能就出在这佛像上。刚才王磊妈提到的,佛在心中不在庙堂,确实有这个书说法,佛家讲究个普度众生,对佛的信仰,需要由心而发,其实不仅仅佛教,任何一种宗教形式,其本质都是心诚则灵,不在乎形式。可这并不代表,什么佛像都能往桌子上画摆。

如呆佛像没开过光,那他就是一尊普通的雕塑,没法代佛祖享受香火,而初十一五烧香上供的,这些东西当然不会白白浪费,很容易招惹些不干净东西,这些东西有的是孤魂野鬼,有的可能是某些自认为有些修行的妖魔鬼怪,这类的范围太广了,俗话说物久而成精,就算是根普通的筷子,年头长了,也可能生出些灵气。

我之所以怀疑可能出在这佛像上,还有个至关重要的原因,王磊妈提到,只要梦里出现王磊爸的鬼魂儿,佛爷都会出面儿帮着拔创。可问题是弥勒佛是尊福气佛,他是保佑众生的,这众生里当然也包括妖魔邪祟孤魂野鬼。对付这种东西,不仅仅是弥勒,就算是其他的佛爷,也无非是以劝解为主,甚至佛教对众生的态度也极少动杀戮之心。

就好比现实生活中,两个学生打架,佛教就像是德育主任,他会跟你讲道理,哪怕这道理讲个十年八年的,他也不觉得累,因为佛是永生的,反正他有的是时间。可学生不成啊,你讲个一天两天,还能接受。讲个一年半载,也凑合能忍,可是你要说讲一辈子,那可不行,耽误的事儿太多了。

对待这种情况,当事人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承认错误。无论你是真心悔改,还是敷衍了事,只要你服软儿,佛爷就不难为你,不过佛光普照,你若是敷衍了事。等到再有下次的时候,德育主任就抓着理了,他会把你单独叫到一个地方,教育你一辈子也说不定,虽然错过了好多事儿,但你的一生都是在佛爷的喋喋不休,敦敦教诲下度过的。

反过来,佛爷对鬼也是一样,思想教育为主,只要不是罪大恶极的妖魔邪祟,佛家基本都不会杀生,孙悟空够可恶的吧,最后也是只是压在五指山下。判了个500年监禁而己。因此我觉得王磊妈梦里出现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什么佛爷。而是个厉害的妖魔邪祟。那些无缘无故出现斑秃的人,多半是被这家伙害的。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妖魔邪祟到底是什么呢,会鬼剃头,能赶走像王磊父亲一样的厉鬼,竟然还会跟女人一被窝儿睡觉,这种既通人性,又有本事的东西,我这么多年还真没怎么见识过。我甚至怀疑,那个东北大仙儿请来的保家仙,都是被这家伙赶走的。

思来想去的,我跟王磊说,这事儿我可以帮着想想办法,不过需要他们给我帮忙。我让王磊把店里的窗子都封死,然后去外面买点烂肉回来,就是那种腐肉,附近如果有渔具店的话,他们那儿生红虫应该用到了,或者厨房的后厨,今天这些烂肉会唱主角,所以这事儿一定得尽力。

王磊这小伙还是比较实在的,都没问我打算干嘛,转身就出了门,看样子也是被这事儿给急坏了。王磊妈妈见王磊出去了,便问我有没有什么事儿,是她能帮上忙的。我说其实还真有事儿,不过这事儿有点儿难以启齿。

王磊妈估计是想歪了,因此脸上变的有点儿难看,看到这儿我赶紧让她别多心,我说的难以启齿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跟她借点儿东西。

听了我的话,她显得有点儿不好意思,问我需要借什么,只要家里有的,尽管提。我憋了半天劲,最终把我要用到的东西跟她说了,虽然提起做了铺垫,她还是显得有些不情愿。她问我借这东西干嘛,我的回答也很干脆“见鬼。”

看到这儿大伙儿别多想,我跟她借的是这几天穿过但没洗过的内裤。这种东西阴气重,而且我要把它顶在头上,这样一来可以压制我身上的阳气,二来可以影响我的运程,让我倒霉,人只有倒霉的时候才会见鬼。我要见见王磊妈口中的那个佛爷,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王磊妈听了我的解释,虽然有些为难,但见我确实是为她家的事儿尽力,也没在多想,上楼之后拿了一个沾满污秽的红色内裤给我。然后问我,红色的会不会效果不太好。我摇摇头,说这样正好,因为红色为煞色,都说本命年穿红辟邪,其实取的是以煞治煞的作用,平时穿红色的内衣裤,甚至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

说完,我赶紧把这内裤塞进兜里,这情况要是被王磊看到了,估计又得多想。等王磊回来的这段儿时间,我跟他妈也没闲着,把屋里的摆着弄的尽量杂乱些,这样房间里的风水会变得很差,只有这样才容易招鬼。

干活的过程中,王磊妈问我,这事儿为啥不放到晚上干,晚上阴气不是更重么。我对她说,晚上阴气重,是所有地方阴气都重,因此那鬼的能力会变的很强,对付起来会比较麻烦,而白天把门窗遮住,这种人造的环境,更容易控制。

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正是因为白天阳气重,所以这房子才更容易招鬼,通俗点的解释就好比人,只有在周围都很热的时候,才会想着到凉快的地方呆着,如果四周都凉快了,那在那儿呆着也就都无所谓了。鬼跟人其实有时候差不多,人喜阳光鬼喜暗,人喜阳气鬼喜阴。

我俩正聊着,王磊从外面赶到了屋里,见我跟他母亲把店里搞成这样,这才想起问我接下来的打算,当得知我打算把鬼弄出来时,显得多少有些紧张。我让他用黑色的遮阳网把门窗遮住,然后放下卷帘门。

他带回不少的腐肉,因为天气炎热,那味道熏得我都快吐了。我让他们娘俩都到楼上去,我要不发话,谁也别下来。弄了点桑树叶,垫在腐肉下面,然后就等着房间里的鬼自己现身了。

我坐在楼梯口,观察着手里的罗盘,过了有十多分钟,突然感觉头皮发麻,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与此同时,罗盘摆了个鬼针,我赶紧把王磊妈的内裤掏出来顶在头上。迷迷糊糊的,我看到在那堆肉旁边,出现了一个一人来高的黑影。

这是我多年来,头一次看到鬼,虽说平时经历的不少,但因为有看见算命先生见鬼折寿的说法,所以这种方法我轻易不用,不过这次因为感觉这东西实在太厉害了,而且行为古怪,所以才出此下策。

观察了一会儿,我好像知道这家伙的来历了。于是用力的拍了几下巴掌,那鬼被这东西弄得一愣,趁他愣神的功夫,我把窗子上的黑网摘下来,随着阳光照进屋子,那鬼一下从我眼前消失了。

王磊母女听见我拍巴掌的声音,赶紧从楼上跑下来。我把刚才看到的情况跟他们讲了一遍,他们听完显得有些害怕了,这也难怪,这鬼看样子跟他们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而且从刚才的情况判断,那鬼还真不赖,身上煞气不重,应该不算恶鬼。

而且从体态上判断,我觉得这鬼应该是个灵气鬼,这种鬼现在已经很少见了,早年间挺多的,一般是庙里修行的和尚,因为意外身故,死的时候心有不甘,最终不愿意进六道轮回,死后还潜心修佛,希望由鬼道入阿修罗道,这种鬼喜肉食,而且还需要香火。

他们渴望自己像佛爷一样被人供奉,但因为修为有限,又常常喜欢干一些以前没干过的事,比如吃肉喝酒或是跟女人睡觉。而且这种鬼因为生前是秃子,所以特别喜欢人的头发,他会吸收头发上的灵气,最终造成头发脱落的情况。

之所以来王磊他们这儿,跟她母亲供奉的那尊没开过光的弥勒佛有很大关系,现在吃顺了嘴儿,想赶跑就不那么容易了。

而且这种灵气鬼比较难缠,因为他们生前向佛,死后又被六道除名,因此想托生比较困难,需要等到佛运昌盛的年头,受佛光普照才行,用其他的方法,因为它不认同,所以效果往往适得其反。

听了我的话,王磊娘俩很着急,让我千万想想办法。他们孤儿寡母的做点儿生意不容易,还请我一定帮忙。我让他们先别着急,这事儿就算他们不说,我也得管到底,因为我刚才刻意的改运见鬼,这样做既损阴德又伤阳寿,要是就这么不了了之了,我都对不起自己。

以前对付鬼,干爹交给我的那些土法子就够了,可现在这个鬼是我从前从没遇到过的,而干爹生前有没教过我现成的方法,一时还真把我难住了。

见我好半天都没说话,王磊的母亲急的都快哭了。王磊赶紧安慰她,让她别着急,说孙猴子那么厉害,最终不还是被佛爷压在五指山下了么,所以办法一定会有的,容我再好好想想。

听王磊提到孙猴子,我脑子里突然闪过个想法。

既然这鬼我暂时赶不走他,用其他的方法又摆不平,索性就请个厉害点的东西把他阵住,就好像当年佛祖对付孙猴子一样,等到哪天真的佛运昌盛了,说不定他自己就走了。就这么办。

我跟王磊说,这事儿还得麻烦他,看看附近有没有好点儿的佛具店,请个开过光的地藏菩萨。然后在买个现成的佛龛,要那种大点儿的,外观最好看着能像个庙。王磊没敢耽误,快步出了店门。

我跟王磊妈妈说,这事儿,我能帮到的也就是这些了,那只鬼不是想成佛么,咱们就成全他,一会儿佛龛买回来以后,让她先给空的佛龛烧香,那鬼喜香火一定会再次现身,等他来到佛龛前面,在把地藏菩萨上面的红布掀掉,地藏菩萨,专管六道鬼怪,只要这里香火旺盛些,有菩萨看着,谅这只灵气鬼也不敢胡作非为。

另外我让她把之前的那尊弥勒像摆在地藏菩萨前面,这样可以借些香火,如果那灵气鬼知道好歹,它会安安稳稳的呆在弥勒像里,就当在家里多供了个保家仙吧。

虽说养鬼不是正道,但因为这鬼比较特殊,属于鬼界的黑户,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报应之类的。这样一来,随着地藏菩萨灵气越来越强,再加上这只鬼跟菩萨走的近,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能走入正道。

王磊妈被我解释的迷迷糊糊的,不过当时的情况,她除了信我,也没别的选择,很快王磊抱着一尊佛像回到店里,上面果然被红布包裹着。那佛龛足有一米老高,看着也挺气派,王磊妈按着刚才我的安排开始给佛龛上香,我则盯着罗盘的一举一动。很快那只灵气鬼就坐到了佛龛里,我赶紧让王磊把菩萨像上面的红布掀开。

随着菩萨像的现身,罗盘指针晃动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看来这鬼是真碰到怕的东西了。不过因为菩萨像开过光,本身有灵性,任那鬼再怎么东躲西藏的,始终出不了屋子,过了一会儿,从罗盘指向看,那鬼应该是来到了菩萨像前面儿。我把之前的弥勒像放在那个位置上,然后带着王磊给菩萨上了柱香。

因为这娘俩被鬼缠着的时间太长了。我建议他们歇业几天,攒攒运势,长期撞鬼的人,倒霉是一定的。这段儿时间可以多晒晒太阳,阳光是增强正气最好的良药。就这样儿,我从业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对鬼不了了之。

收了些佣金,我告辞了王磊母子,不过打那儿之后,剪头发就再没花过钱。

更多灵异故事,可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听老王说(qqlw618),回复相对应数字即可观看故事。

相关热词搜索:

保家仙吧头顶女人红内裤原来能看见这些东西

相关阅读:

南通热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南通热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南通热线新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滚动新闻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

茶叶网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