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花是谁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厂花是谁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9经世济民前面说到,厂花汪直童鞋主政西厂期间,一系列的反腐举措搞的朝廷“官不聊生”。然而,厂花虽然对官员比较苛刻,对百姓可并不坏,包括《明实录》在内的大量史料记录了厂花所上的大量利国利民,颇有见地的的奏章。比如前

9

经世济民

前面说到,厂花汪直童鞋主政西厂期间,一系列的反腐举措搞的朝廷“官不聊生”。然而,厂花虽然对官员比较苛刻,对百姓可并不坏,包括《明实录》在内的大量史料记录了厂花所上的大量利国利民,颇有见地的的奏章。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比如前文曾提到因地方上贪官污吏侵占土地,大量失地军户因难以生计逃离原地,不少人流窜到了京城,由于无所事事,到处惹事生非,搞的京城乌烟瘴气,治安大坏,成为朝廷头痛的一大难题,

成化十三年十一月,西厂复开之后不久,汪直上奏称:“最近捕获大量盗贼,多是各地军户逃跑潜住在京师的人。这些社会闲散人员到处游荡滋事,因为没有户籍,难以管理。如果令官校缉访捉拿,难免会惊疑扰民。请求诏命都察院发文,限其一个月内到官府登记。首次被告发的仍发回原卫所州县服役,免究其罪。如果隐匿不报,被查出来的,发配到偏远的边疆,并且罪连其投奔的人家。如果确因贫困难以返乡的,经审查其来历没有问题,可以编到北京附近的卫所,发给食粮,使其得到妥善安置。还有些诈充内官家人的社会闲散人员,听其投奔的人家及邻居的意见。”

厂花这道奏章深切时弊、体恤民生、宽严相济,都察院认为说的很到位,报请明宪宗批准实施,明宪宗同意了。

除此之外,厂花在他所管的范围还有很多利国利民的奏章,均是经过深入调研,有很强的针对性。

有关于兴修水利工程的:成化十四年三月,汪直上奏:高邮、邵伯、宝应、白马四湖,每遇西北风大起,粮运官民等船多被堤石桩木冲破漂没,应在原堤之东再筑重堤,积水行舟,以避风浪。工部与漕运总兵巡抚等官合议后,都认为应该增筑,明宪宗予以批准。

有关于整顿社会治安的:成化十五年二月,汪直上奏最近京城附近拦路强盗多是各屯堡混杂的鞑靼人(明朝把退据蒙古高原的北元政权及其治下的蒙古族称为鞑靼),往往潜踪出入,事发聚众拒捕,应该命令三千营严督分管屯堡都指挥等官一起来实施抓捕,明宪宗予以批准。

有关于改善军官选拨的:成化十四年五月,汪直提出武举可以同样设科乡试、会试、殿试,悉如取进士之例。他也是明朝第一个正式提出以文官取士方法开设武举的。明宪宗很感兴趣,交给兵部拟具体方案,由尚书余子俊等人拟出方案后移文天下,教养数年,取得一定成效,不过因受到文官集团的极力抵制(他们不愿承认汪直的功绩,把汪直提议设武举说成是为了名誉),没有正式推行,直到明孝宗时期的弘治六年才得以正式实施。不管怎样,论起武举设立的历史,怎么少不了厂花这一笔。

有关于规范政府采购的:当时官府收购马匹制度混乱,常常因一时征用马价飞涨却仍紧缺。汪直立四户马法,规范收购价格,既保障各方利益又防止官员贪赃。

有关于加强边防军队建设的:成化十七年,在常年驻军大同后,汪直上奏:大同地方自威远城,历老军营奶河堡,以至老营堡,俱路当要害。宜于其间修筑二城,置一卫,拨官军分守。宪宗从之,山西平虏卫自此而设。

上疏建言从来就不是宦官的义务,像厂花这样热衷于通过上奏经世济民的,历朝唯此一人,尽管文官们编修的史书上极力抹黑,然而我们通过这些奏章不难知道,和当时那些尸位素餐的文官(民间讽为“纸糊三阁老,泥塑六尚书”)相比,厂花才是真正的治世良臣。

10威震边塞

鲜为人知的是,厂花汪直童鞋不仅是反腐斗士,治世良臣,还是一位堪比汉朝霍去病(一样的年少英俊,一样的战功彪炳)的民族英雄。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建州女真是女真族中最靠近明朝边境的一部(清朝的前身),明成祖的时候征服了这一部落,设立建州卫,任用女真人来管理。后随着明朝国力衰落,建州女真反叛明朝,开始不断的入侵辽东地区。成化十五年(厂花十七八岁的样子),镇守辽东的陈钺和马文升在是否要严厉打击建州女真起了冲突,两人互相弹劾,闹得不可开交。于是明宪宗让厂花派人去调查。厂花到辽东调查一番之后,很快成为了坚定的主战派,以“招抚不利”弹劾马文升,并请求进剿建州女真。明宪宗批准,下令进剿建州女真,由汪直监督军务,抚宁侯朱永为总兵,巡抚陈钺参赞军务,统帅大军,征剿建州。因为明朝传统规矩是文官统兵,但文官陈钺只是“参赞军务”而不是“提督军务”,武将朱永与他平起平坐,可见这次远征,汪直是实际上的统帅。

尽管是初次带兵出征,厂花却展现出令人惊艳的军事指挥才能,取得了明朝历史上对建州女真最大的一次胜利。十二月的辽东地区非常寒冷,但就在这个呵气成冰的季节,厂花却率领明军,兵分五路,用半个月的时间翻越白雪皑皑的长白山山脉,然后对据守山寨的女真人四面夹攻,并派出机动性强的骑兵部队到女真人巢穴纵火,大败建州女真,斩首695人(注意,这个数字大大少于实际歼敌数量,因为计算歼敌数必须以首级为凭,而明军长途奔袭携带不便,况且老幼妇孺的不算)俘获486人,破450余寨,获牛马千余,盔甲兵器不可计数。接到报捷后,明宪宗大喜,重赏了厂花等三位统兵将领。

这场战争的很多具体细节后来在各种史料中被删除了。因为建州女真的后代清朝最后取代明朝统一了中国,由他们来负责整理明朝的历史。加上厂花在这场战役中把清朝皇帝祖宗的老巢给一把火烧了,所以清朝史官们拼命抹黑汪直。但不管怎么黑,这次战役使建州女真消停了一百年。一直到努尔哈赤时代才重新崛起。对维护国家整体和平,保障中华文明核心区的民生幸福具有重大意义。

或许是打仗上了瘾,没过多久,厂花又请求明宪宗派遣他和王越(就是当初西厂被撤后去跟内阁争执的那个都察院长官)共同去防守大同。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王越是厂花一生中肝胆相照、亦师亦友的忘年交。在明朝,亲近太监的官员往往被指为“阉党”,认为他们是没啥本事、趋炎附势的小人,但王越是什么人呢?“其风姿也,燕颔虎头;其文采也,锦心绣腹;其才气也,海涨江奔;其胆略也,雷厉风肃”、“计武烈,不减汉朝之卫霍;论文事,无惭宋室之范韩”。其用兵,“机事百端,闪倏变幻,出没若神鬼”;其为人,“笼络豪杰,人皆愿为之死”,堪称大明一代军神,从厂花历次用兵的军事风格(长距离高机动奔袭作战)来看,厂花打仗的本事大多是他教的。

成化十六年,蒙古(鞑靼部)新的大汗,七岁的巴克蒙图(史料上不知为何一直用“小王子”这个萌萌的称呼)继位。巴克蒙图是是成吉思汗的直系后裔,由皇后满都海(之前大汗的妻子,“兄终弟及”又嫁给了巴克蒙图,在蒙古文献中,被描写为神话般的女英雄)带着他南征北战,不断教育他如何才能承担起复兴蒙古的责任。经过两年的战争,基本统一了鞑靼各部,就又开始侵略明朝边境。

厂花和王越知道硬碰硬的兵团作战明军并不占优势,经过精心准备,决定大胆进行一次直捣黄龙的奇袭,直接对位于威宁海的巴克蒙图的王庭进行一次越境“斩首行动”。这次奇袭其实风险不小:王庭远在明朝控制区千里之外,道路与环境皆不熟悉,后勤补给和接应部队也完全没有,万一遇上蒙古骑兵,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但厂花和王越经过反复讨论,还是决定实施这次计划。他们先是支开了用兵谨慎的大将军朱永,然后从宣府和大同抽调两万最精锐的部队,从大同奔赴威宁海。这又是一个寒冷的冬天。两万大军白天隐藏、晚上行军,沿途不断布下伏兵准备接应,经过二十七天的秘密行动,大约有一万骑兵到达威宁海子附近。

在发动总攻的前夜,突然下起了漫天大雪。王越和汪直各自统帅一路,分道向王庭发起攻击。由于天黑而且下雪,敌人对此完全没有察觉。上万明军从天而降,很多人从睡梦中惊醒,起来抓起衣服就跑。这次雪夜突袭彻底摧毁了蒙古王庭,斩首430余级,俘获马驼牛羊六千,“小王子”巴克蒙图逃脱,但是皇后满都海被杀。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自从明成祖去世以后,蒙古在对明朝的作战中完全处于进攻的一方,所有战斗都在明朝境内的河套地区开打。不管打赢打输,抢完了就退回大本营休息。这一次在厂花和王越的明军竟然翻过阴山摧毁王庭、击杀皇后,对长期处于守势的明朝来说,不可不谓之奇功。

战后论功行赏,王越封咸宁伯,成为明朝仅有的三位因军功封爵的文臣之一,汪直加禄米。另一位边臣余子俊(后为兵部尚书)在这次收复的地盘上修筑起边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现存于内蒙古地区的,佑护了无数边关百姓的明长城。

成化十七年,好了疮疤忘了疼的鞑靼部落又开始进攻边境。厂花和王越这对最强二人组再次奉命出征,这次出征,宪宗命厂花总督军务,成了名正言顺的主帅,威宁伯王越佩平胡将军印,充总兵官征剿北虏,宪宗还给了汪直一道手谕,特别注明:“敢有临阵退缩、不遵号令者,听尔等以军法处治,然后奏闻。”这大概就是电影《龙门飞甲》里厂花那句霸气侧漏的“先斩后奏 皇权特许”由来。他们齐心协力,多次把前来攻打的小王子打的抱头鼠窜。

11功成身退

按理说以厂花当时的反腐大动作,把官场几乎所有人都得罪光了,结局也应该和明朝另外两名权势滔天的太监刘瑾、魏忠贤的下场差不多才对,然而厂花的结局却好的不可思议。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前面说到,仗打完以后,厂花和王越就留在大同负责大同守卫了。但由于厂花长期不在北京,西厂的工作几乎陷于停顿。没有厂花压着的西厂,慢慢开始像东厂那样胡作非为了。成化十八年三月,文官们再次提出革去西厂。首辅万安领衔上疏,称“西厂存革实于人心治体关系最大”。成化十八年,明宪宗再次下令关闭了西厂,同时取消了厂花十二团营的指挥职务。

关闭了西厂,文官集团仍没有善罢甘休,他们想了个损招,上奏把王越从厂花身边调走,给厂花配了一个猪一样的队友——榆林的镇守总兵许宁。这家伙打仗的本事一塌糊涂,看到小王子带兵来了,根本不敢应敌关门躲着,任凭蒙古兵四下抢掠,拖厂花后腿的本事却是一等一。很明显,许宁是受人指使故意跟厂花过不去,而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厂花哪里忍得了这个,跟许宁对着干。

于是就有御史上奏章称将帅不和影响边防,建议把汪直调回。文官们当然也建议把汪直调回。明宪宗考虑到许宁毕竟是老将,批准了这个意见(事实证明,打仗这事真的和年龄无关,汪直被调回第二年,许宁就被小王子打得惨败,获罪贬职),成化十九年六月下令把汪直调往南京担任御马监太监。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到了南京以后,文官集团认为汪直已经“失宠”了,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弹劾浪潮。明宪宗最终同意给汪直降罪,随便找了些弄权、迫害官员、危害国防之类的罪名,下令把汪直贬为奉御。这是一个很轻的处罚,因为汪直没有受什么苦,没有下狱、没有交法司审判,就是直接降职而已,而且待遇不低。奉御是正六品官,相当于正处级或者副厅级。在南京当奉御,又没有实际的职位,就相当于退休闲住。

实际上,明宪宗此举应该是“保护性贬谪”,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明宪宗明白,由于厂花大力反腐,腐败的文官集团跟厂花是势不两立的,厂花做的事情越多,得罪的人也就越多,将来被反攻倒算得越厉害,不如自己早一点把他贬谪降罪,这样其实对厂花是一种保护。

这样的结果众人当然不满意,本来想发挥痛打落水狗的精神把厂花整死,好好出出这些年被压制的恶气,但大家很快发现,汪直是根高压线,谁碰谁死。 汪直获罪后,还有人想继续弹劾他,反而会被明宪宗收拾,下狱的下狱、贬职的贬职、罚俸的罚俸。

比如,扳倒厂花最为积极的人之一,东厂厂公尚铭在厂花被贬仅四个月就莫名其妙获罪,也被贬南京了,似乎和厂花差不多,但待遇上可是天壤之别:尚铭受到的待遇是充净军(就是发南京孝陵卫种菜,必须日夜居于菜圃,非赦不得离开半步),而且随着他被贬南京,以前在东厂为非作歹的烂事又被翻了出来,于是明宪宗下旨把尚铭杖责一百,继续充净军。通常杖责五十或者八十,打下来已经是去了半条命了,可是尚铭居然被杖责了一百,那是个什么状况就可以尽情想象了。

厂花这条高压线,即使到了明孝宗时期也电压不减。弘治元年,明孝宗刚刚即位,立即就有南京户部员外郎周从时上言,建议把汪直、钱能等人置之于法,追其赃货以充给边救荒之用。令人称奇的是,以能纳谏著称的明孝宗居然以奏章字词有问题,命礼部认真审查奏章,礼部认为周从时属于做事不严谨,但这样一个属于工作瑕疵的问题,明孝宗竟命刑部将周从时下狱治罪(虽然不久又放出来了,显然是杀鸡儆猴)。反正后来没有人再试图弹劾汪直了。弘治十一年,明孝宗更是不顾满朝反对,不理有官员辞官抗议,坚持从南京召回了汪直,而在成化朝受汪直牵累被贬的人在弘治朝几乎被孝宗全部起复,已经死了的由儿子承袭。

之后史料对厂花就再无记载。但从明武宗时期的一份奏章上,我们可以从侧面了解到汪直死的时候,明孝宗派官谕祭安葬了他,等于说正式为汪直平反,而且授了汪直两个义子汪钰、汪璥的官。汪钰为锦衣卫镇抚(五品),汪璥为锦衣卫总旗,这两个官是专门设立的,没有别的公务,唯一职责就是看守汪直坟茔。这份奏章详细提到了厂花“生受蟒衣玉带,殁蒙谕祭安塟”,并以汪钰、汪璥是冗员为由要求裁撤,明武宗没理。

这让修史时很想把厂花作为反面典型往惨处写,以证明反腐没有好下场的文官实在没招儿了,只好悻悻地写到“然直竟良死”。

结语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铁腕治吏的反腐斗士,经世济民的治世良臣、威震边塞的民族英雄、全身而退的宦海神话……以上,就是独属于大明朝成华年间的西厂督主、厂花汪直童鞋的旷世传奇。

最后,就用厂花的好友王越为其写的一首诗《送王黄门清之》(“王”通“汪”,黄门指宦官,清之是汪直的字)来为厂花的传奇画上句号:

《送王黄门清之》

人道黄门是好官,谁知封事许多难。

泛言又恐招浮议,缄默安能掩素餐?

收住放心休欲速,养成浩气且从宽。

一鸣宜使惊千古,留与吾儒样子看。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文|黑白熊

排版|男同学

图|Internet

《第161期》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相关热词搜索:

厂花是谁反腐史话之“厂花传奇”(下)

相关阅读: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南通市新闻资讯网新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滚动新闻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

茶叶网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