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中的韩流韩流变寒流 中国影视市场“躺枪”

寒流中的韩流韩流变寒流 中国影视市场“躺枪”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在“国家面前无偶像”的口号面前,虽然喧嚣的“限韩令”还未落地,但韩国欧巴小鲜肉们似乎已感受到这个曾经让他们赚的盆钵全满的市场的排斥的气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之前引起冷嘲热讽和哀鸿

【侨报记者王伶羽北京报道】在“国家面前无偶像”的口号面前,虽然喧嚣的“限韩令”还未落地,但韩国欧巴小鲜肉们似乎已感受到这个曾经让他们赚的盆钵全满的市场的排斥的气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与之前引起冷嘲热讽和哀鸿遍野的“限娱令”和“限外令”不同,这次中国广电总局前所未有地收到了中国网友的一片叫好声。

近日,一份恐受“限韩令”影响的名单在网上热传,引起了众网友的关注。53部戏、42个韩星都将受影响。一时间,韩国娱乐界风声鹤唳,8月3日,韩国主要文化产业、娱乐公司股票价格共缩水3615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1.5亿左右)。

很快,新浪娱乐报道称,广电总局只是“有意向针对韩国艺人在华演艺活动进行限制,但只是审批方面的政策收紧,并非‘封杀’。”

一位文化公司的老板告诉《侨报》记者,“限韩令”除了与同样引起民愤的“萨德系统”有关以外,也与中国文化产业的调控有关。但实际上,“中枪”的不止是在中国市场扎根捞金吸粉的韩国明星们,这也必将为原本处于蜜月期的中韩娱乐文化产业合作蒙上阴影。

目前大部分的中国综艺节目团队中,几乎都有着韩国技术工作人员的身影,而剧集生产也有着同样的现象。一旦“限韩令”落实,相关的中国公司无论是从资本市场,还是具体项目的换角色、搁浅,都会蒙受不小的损失,甚至还有可能需要对韩方赔偿部分违约金。

实际上,除了娱乐文化产业,对赴韩旅游和韩产电子产品,从中国民间到官方,都开始出现抵制的苗头。

“限韩令”升温:艺人受影响 股票跌爆

原本要在《新蜀山剑侠传》出演的宋仲基被剧组换人、韩剧《任意依恋》粉丝见面会因不可抗力原因延期、8月EXO上海站演唱会或将取消……随着多个涉及韩国明星的活动在中国被叫停,韩国欧巴和中国观众,以及他们背后的娱乐圈掌握者们都扎扎实实感受到了“限韩”的力量。

虽然中国没有官方文件,但“限韩令”早已在韩国引起恐慌。据《首尔经济日报》8月4日报道,中国政府限制韩国艺人和节目的的举措全面开启,包括:禁止Bigbang、Exo等团体中国演出;停止新的韩国文化产业公司投资;停止韩国偶像团体面向1万名以上观众演出;禁止新签韩国电视剧、综艺节目合作项目;禁止韩国演员出演电视剧在电视台播放等多项规定的措施已经传达到各电视台,并要求在9月1日开始实施。

之后,韩国娱乐企业市值应声蒸发。消息的当事方,也就是中国的广电总局,至少到目前为止依然低调。但任何风吹草动都会牵动资本和市场。

在众多小道消息中,唯一得到中国各大媒体以及网友确认的是,出于对韩国决定部署“萨德”系统而引发的不满和愤怒,中国正在直接或者间接的展现出一系列的经济反制手段,在两国经贸往来和人文交流中占据相当比重的娱乐行业,注定将成为其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此事不仅波及娱乐圈,政府层面似乎也有影响。《首尔经济日报》2日报道,韩国广播通信委员会的副委员长金在洪原本准备在上月28日前往中国正式会晤江苏省广电负责人,但日程却在事前两天被临时取消。

同时,其访问江苏广播电视台并讨论共同合作的日程也接连被取消。金副委员长对媒体说:“这将可能是韩流输出触礁的征兆。”

一夜之间,韩国四大娱乐公司股票全线暴跌。

来自彭博新闻社的消息显示,韩国股市中的娱乐类公司股票和消费类公司股票在过去4天始终处于大幅下跌态势。

其中包括拥有阿里巴巴投资的SM娱乐公司、拥有腾讯和微影投资的YG娱乐公司、3年内和华谊兄弟联合制作6部影片的韩国电影发行公司showbox、韩国付费电视TV N的媒体节目提供商CJ EM,在中国有影院布局的韩国最大的影院公司CGV等。

汉城现代证券公司分析师Lim Min Kyu认为,股票的下跌应该和中韩关系恶化、中国对韩国娱乐内容的限制有很大关系,“韩国娱乐公司大都依赖中国市场,如果不能在中国举办演出或者音乐会,将给公司发展带来很大问题。”

“国家面前无偶像”

“广电局做得好”、“支持广电局”、“中国文化产业是时候崛起了”……曾经因各种限令被吐槽的中国广电局,却在“限韩令”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掌声。

截至记者发稿,一项名为“你支不支持广电封杀韩星”的网络投票已有30万人参与,其中表示支持的网友高达87%。“国家面前无偶像”几乎成为他们统一的口号。

有趣的是,这些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明确表明支持“限韩令”的网友几乎也都看过韩剧,他们中不乏韩剧迷。“我觉得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态度要鲜明,我爱韩剧但更要维护祖国的利益,”一位来自宋仲基粉丝组织,网名叫“爱上宋仲基”的成员这样对《侨报》记者说道。

在“限韩令”的风口上,他们似乎成为被关注,被攻击的对象。“不转发,不给热度,不回复黑酸,不要求带话题。”这几乎成为他们的统一做法。

事实上,在此之前,中国民间也曾多次爆发抵制韩流、韩剧的运动。但多是针对某个韩国的具体组合,比如 2008年,韩国一个名叫“东方神起”的组合的成员沈昌珉在女厕所内殴打了一名中国的孕妇,并且未道歉,此事一经披露,便引起中国网友的极大不满。

在此之后,韩国女明星张娜拉也因带有侮辱性质的言论被中国网友抵制过。“东北文化工程”、“江陵端午祭”等一系列争议性很强的公共事件,让韩国的形象极其负面;当时韩国影视剧中丑化中国形象、歪曲历史也屡见不鲜,曾经在中国引起追风潮的韩流在中国也就没有市场。

除了“文化制裁”以外,对赴韩旅游和电子产品,从中国民间到官方,都开始出现抵制的具体措施。

因为大量中国游客取消预约,正在韩国大邱举行的“炸鸡啤酒节”一项核心活动,不得不告吹。而青岛市政府也突然通知韩国方面,你们就别来参加我们的青岛啤酒节了。

商务部也开始行动,宣布:原产于韩国和日本的进口腈纶、电工钢产品存在倾销,决定对这些产品征收反倾销税。

工信部也出手:中国政府出于安全考虑,将LG、三星排除在中国“动力电池企业目录”外。

“我认为韩国是自作自受,他们应该感到问题的严重性,这不光是抵制一两个明星那么简单的事。”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这样评论道。

谁来为“限韩令”买单

毫无疑问,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限韩令”中,中国的娱乐公司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根据韩国媒体报道,2010年到2015年期间,中国向韩国游戏 、网络和演艺经纪等企业投入了约3万亿韩元(约1700亿人民币)的资金,SM、YG、CJ娱乐和JYP等韩国娱乐业巨头几乎都与中国企业有资本联系或战略合作。

对此,有媒体人在一片叫好声中,发表了不同的态度:“由于当下很多中国企业巨头均在布局韩国娱乐,大笔投资、多方合作,一旦‘限韩令’生效,中国企业也将面临巨大的损失,股价下跌,项目亏损将接踵而至。”

“关于‘限韩令’,每一个影视精英都应该反思的是,自由市场该不该为政治埋单?影视行业的健康发展究竟是要靠政策限令还是公平自由?”

面临巨大挑战的还有中韩合拍片。根据中韩两国电影合作协议,韩国电影不受进口电影的条件制约,甚至可以享受国产片待遇。

就在6月12日,CJ EM发布未来两年的中国市场计划,此前,中韩合拍片《重返20岁》在中国取得3.7亿元的票房成绩。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局长胡劲军表示,未来上海要打造中韩合拍片基地,引进韩国影视资源。

此外,据中国媒体报道,中国政府的海外剧审查政策以及《太阳的后裔》的极大成功,很大程度改变韩剧的生产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中最大的受益方是中国并非韩国。

韩方人士表示,“中方大约支付韩方50亿韩元,中方赚取的利益大约是韩方的25倍。”更多韩剧将采用中方的投资整体拍摄,两个市场同步播出,商业利益从中国市场回收。目前采取这种制作模式的韩剧并不在少数,其中部分尚没有进入审批阶段。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2016年中韩合拍的电视剧有53部,其中大部分已经拍完,没有拍完的也是骑虎难下,停拍损失更大,拍了又可能无法播出。而这些剧的制作成本最低都在5000万以上,53部总成本至少也有30亿。

相关热词搜索:

寒流中的韩流韩流变寒流 中国影视市场“躺枪”

相关阅读:

南通热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南通热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例:南通热线新闻。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

滚动新闻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

茶叶网更多>>

热点新闻更多>>